首 页 │ 学会简介 │ 学会新闻 │ 通知公告 │ 教改信息 │ 教材信息 │ 论坛信息 │ 培训信息 │ 学会会刊 │ 资料下载 │ 联系我们
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论坛信息 > 继续教育篇 > 
关于完善我国职业培训体系的几点思考
来源:  时间:2014-12-24 21:31:19  点击数:

关于完善我国职业培训体系的几点思考

周明  杨欣斌  姜楠

(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行业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

摘要2011年以来,我国东部沿海地区再次出现“用工荒”和“就业难”并存的现象。表面上看,这反映了区域劳动力市场供求的不平衡,但实际上更是我国就业结构性矛盾的集中体现,凸现了职业培训体系的不完善。本文分析借鉴了欧美等发达国家在职业培训方面的成功经验与成熟做法,从转变观念、政策引导、市场培育、创新机制等方面,提出了完善我国职业培训体系的若干建议。

关键词:职业培训  体系建设  思考  建议

2011年以来,我国就业领域结构性矛盾愈发明显,“用工荒”与“就业难”并存的现象依然严重,而中国当下面临的“未富先老”的问题正遭受热议。一些加工制造企业既面临着工资快速增长的压力,也面临着技术工人难招的困境。以80后、90后为主的“新生代”劳动者大都受过良好的教育,但高素质劳动力短缺问题尚未改观。这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加工制造企业转型升级的进程。在当前我国教育投入不可能出现大增的情况下,提高劳动力素质不能只停留在口头或文件上,关键是要完善以人为本的全生命周期职业培训体系,并以此为纽带增强政、商、学之间的衔接与促进。

一、加强我国职业培训的迫切性

(一)产业转型升级压力大,需要大量的高技能人才

经验证明,由人才创造的技术进步能大幅度提高劳动生产率。据估计,人才增长1%就能拉动劳动生产率提高0.9%。“十二五”时期,要加快我国产业结构调整升级,必须先加速人才和技术结构的优化升级,这对高素质、高技能人才的需求会更加突出。而在技术工人中加强职业技能培训,使其成为专业素质强、技能水平高的专家,在加快产业升级、提高企业竞争力、推动技术创新和科技成果转化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二)就业结构性矛盾突出,需要完整的职业培训体系

当前,我国虽然尚未出现劳动力拐点,但就业的结构性矛盾愈发严重。一是劳动力供过于求的总量矛盾依然存在。我国当前每年新增劳动力2000余万人,而每年能够提供的新增就业岗位只有1300万(2013年数据)。二是高素质劳动力供不应求的结构性矛盾日益突出。我国当前虽仍有无限量的劳动力供给,但是仍存在“难招工”问题,是因为高素质劳动力的社会需求量在增大,而职业教育的缺失使得市场无法提供足够数量的高素质人才。三是高校计划招生培养与企业市场招聘人才之间的体制矛盾尚未协调。社会教育体制的滞后使得高校招生计划与市场需求严重脱节,不能有效提供社会所需的实用型人才。

二、我国职业培训体系存在的问题

本世纪以来,我国职业培训教育在适应市场需求、提高劳动者素质、促进经济发展等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屡次出现的“用工荒”问题是职业培训教育短板的集中体现,现行职业培训教育在择业观念、促进政策、管理体制、培训内容、监管力度等方面,都存在许多不适应经济发展的问题。

(一)社会用人和择业观念存在偏差

 在长期的应试教育环境中,国民的价值观、就业观方面存在一定问题。社会多样性需求遭受忽视,教育类型的多样化被异化为等级化,“重文凭、轻能力”的社会用人观念始终未扭转。人们往往认为学业失败的学生才进入职业教育学习,而“靠关系、拼背景”的择业观念日渐浓重,对通过岗位职业培训和自学成才的人,无论其工作能力再强,也会因没有关系、背景而不被重视和重用。人们在观念上仍存在“重学历教育、轻职业教育和职业培训”的情况。职业培训教育的发展得不到公正的对待被认为是理所当然,反映在用人政策上是相应的待遇过低。

(二)政府监管和服务保障不到位

全社会职业培训缺乏一套完整的法规制度,对培训对象、培训内容、培训时间、培训收费和培训管理权限等方面不能做到有法可依、有章可循。目前教育培训市场相当混乱,不按规定开展培训既与行业准入门槛低有关,也与政府监管不力有直接关系,如教育部门、劳动部门、民政部门和工商部门都可以审批教育培训机构。政府主管部门趋利行为严重,常把职业培训的国家利益部门化、私人化,甚至出现套取国家培训补贴资金的恶劣事件。另外,政府向新生代劳动者提供的权利保障非常有限,特别是缺乏安全就业权、薪酬谈判权、劳动休息权、发展机会权、向上流动权等方面的保障。政府主管部门对企业不良用工行为监管缺位,外来劳动者寻求政府维权存在很大难度。

(三)培训对象覆盖不全面

我国职业培训市场目前主要针对在职成人培训的居多,而对特殊群体的培训服务并不多,不仅造成职业培训机构同质化,扎堆于有利可图的商业培训市场,经常忽视诸如下岗职工、农民工、残疾人、特殊病人等的培训需求,造成了该接受培训的群体却得不到有效的职业培训,全社会职业培训的覆盖面较低。

(四)培训主体良莠不齐

由于缺乏有效的职业培训管理体系,目前职业培训主体良莠不齐,很多缺乏资质的培训机构浑水摸鱼,其培训内容缺乏针对性、实用性,导致趁机敛财的培训名目繁多,各类职业资格证书滥发,加上政府部门对职业资格的设置、证书发放、培训收费等问题的清理整顿工作虎头蛇尾,致使正常的职业培训难以有效开展,缺乏计划性、严肃性。

(五)培训质量标准不一

目前对各培训机构的培训质量没有建立统一管理与保障体系,各培训机构自行其事。技能鉴定由各鉴定机构自行组织,各地差距较大,存在管理上的缺失,社会认可程度较低,影响了国家职业资格证书的权威性。

(六)培训体系尚不完善

我国还没有形成多层次、专业化的职业培训体系,职前、在职培训的机构较多,而针对转岗培训(或再就业培训)和创业培训的相对较少。这是因为目前国家对下岗失业人员培训经费投入不足、调控力度不够、使用不规范,缺少对农民工等特殊群体就业创业的培训专项经费;人们对职业培训教育的意识还相当淡薄,地区、城乡、个体企业之间的职业培训教育存在不同程度的发展不平衡。

三、完善我国职业培训体系的几点建议

当前适龄劳动力正在大幅减少,如何实现用工企业和劳动者的有效对接,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为重要。在严峻的就业形势下,加强职业培训已经刻不容缓。《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 )》提出: 大力发展职业教育,职业教育要面向人人、面向社会,着力培养学生的职业道德、职业技能和就业创业能力。我国“十二五”规划纲要也指出“加强职业培训和择业观念教育,提高劳动者就业能力”。在学历教育体制不出现大改变的前提下,完善我国职业培训体系,俨然已成为提高劳动力素质的关键。对此,建议如下:

第一,转变用人与择业观念,树立终身教育的理念。克服“重文凭、轻技能”的思想,克服职业教育是“软任务、低层次教育”的思想,把职业培训教育作为组织和个人双赢的投资行为,把职业继续教育当作提高劳动者素质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充分认识到全社会职业继续教育的重要性与紧迫性,全面开发人力资源,实施能力开发战略,树立终身学习、建立学习型社会的理念,并形成全方位参与职业继续教育的良性机制。

第二,发挥政府调控作用,强化服务保障意识。政府在职业培训教育中承担的首要责任是政策制定、提供经费、协调关系、制定标准。当前重点是制定职业培训远景规划、健全法规制度、加强市场监管,特别是加强对企业不良行为的监管力度,为开展职业技术教育提供便利与协调保障;从以人为本出发,建立就业供需市场有效对接长效机制,提供求职、培训及服务保障信息;建立完备的劳动者社会保障制度,逐步提高社会保障的水平和层次;建立政、行、企、校四方联动机制,提供全覆盖的职业教育培训;推进公共服务均等化和社会福利的非歧视化,合理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营造公正有效的社会、工作环境。发挥行业协会在职业培训教育中的主导作用,使其参与职业教育培训的管理与决策、资格认证、过程管理、教师队伍建设等。

第三,完善职业培训体系,实施全周期教育培训。建立健全职前培训和培训制度,提升员工基本素质;重视知识更新和职务晋升培训,提升员工在岗技能;引导面向未来的超前培训,鼓励转岗和创业培训,提升员工职业适应能力。围绕提高劳动者整体素质,为培养具有较高职业技能的劳动后备军,进一步提高新生劳动力的岗前培训,为适应支柱产业的发展,制定新的岗位技能标准,加强在职员工的岗位培训;围绕经济结构调整,结合我国产业转型升级、国有企业改制重组,做好劳动力结构调整和职工转业转岗培训;围绕促进下岗失业人员再就业,实行市场化、社会化再培训机制;围绕统筹城乡发展,做好农村劳动力就业创业培训;围绕社会和谐发展,鼓励建立特殊群体的专业化职业培训机构。

第四,创新职业培训模式,促进就业与培训相融合。加快建立与就业密切结合的培训制度,构建以就业能力为核心的培训模式,如积极采用“工学结合、校企合作”的人才培养模式,根据劳动力市场的需求调整和把握培训方向,根据企业生产经营的实际需要设置课程,与用人单位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实行“订单式”定向培训。抓住现实变化的市场需求信息,关注社会发展和职业变化,引导培训机构的培训方向,及时调整培训学校的专业设置和教学内容;以劳动保障信息平台为依托,通过招投标方式确定培训单位,由政府购买培训成果,以确保培训的实效;抓住职业技能鉴定和发放资格证书两个环节,确保培训的质量;加快实现职业培训运作市场化,社会培训资源集约化,培训考核鉴定标准化。

第五,加大职业培训投入,提供配套政策支持。在职业教育中增加公共财政投入,提供税收优惠和信贷支持,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示范性职业学校和实训基地的建设,为强化高技能型和实用型人才培养创造条件,并在使用、待遇等方面体现对技能人才的重视。加大师资力量培训和对学生的资助力度,通过增加职业培训的灵活性,建立“教师——技师”双重素质的教学团队,减免职业学校学生的学费,使技术与职业教育的对象更广,提高新生劳动者的社会适应能力。

职业培训是提高劳动者技能水平和就业创业能力的主要途径,是促进和稳定就业的有效措施。完善我国职业培训体系,不是简单的修修补补,而是涉及观念转变、政策制定、体制改革、模式创新等各个方面的系统工程,是需要政府主动引导,行业、企业、学校等多方协力,共同完成的一项重大事业。

参考文献

[1]   教育部.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 20102020) DB/OL]. ( 2010-07-29) http: / /www.moe.gov.cn.

[2]   周明. 职业院校电子专业人才培养模式的研究与实践[J].中国职业技术教育,2010,(31).

[3]   () 霍尔辛格. 职业培训必须与现实的变化需求结合在一起[J].中国培训,2006,(12).

[4]   倪艳. 我国建设终身职业培训体系的问题与对策[J].继续教育研究,2011,(5).

[5]   洪贞银.高等职业教育校企深度合作的若干问题及其思考[J]. 高等教育研究,2010,(31).

[6]   王文槿,许远. 终身职业教育与培训思潮对课程模式的影响[J].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2009,(3).

[7]   李宝元,李晓婷. 劳动大军职业培训: 中国人力资源教育开发的挑战性任务[J].经济研究参考,2010,(62).

[8]   姜大源.中国职业教育改革与发展思辨[J].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2009,(4).

[9]   杨运忠. 英国职业培训绩效对我国的启示[J]. 理论月刊,2011,(4).

[10]            中国职协北欧职业培训考察团. 北欧职业培训实践及对我们的启示[J].中国培训,2005,(1).

[11]            孙慧敏,肖凤茹. 职业教育和培训:国外的经验与中国的实践[J]. 天津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6,(5)

[12]            和震, 姜明文. 国际劳工组织的职业培训政策评析[J],经济导刊,2010,(1).

[13]            罗拾平. 对劳动者职业培训制度创新的思考[J]. 湖湘论坛,2010(4).

[14]            孙凤鸣. 德国双元制职业培训及其启示[J], 南通纺织职业技术学院学报(综合版),2010,(2).

[15]            邓志军,李艳兰. 论德国行业协会参与职业教育的途径和特点[J].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2010,(19).

上一篇: 高等教育教学资源库建设现状及分析
下一篇: 前面没有文章了
  中国电子教育学会
{fqesy:ntitle}
{fqesy:ntitle}
{fqesy:ntitle}
  友情链接
研究生教育分会 │ 高等教育分会 │ 职业技术教育分会 │ 毕业生就业研究会 │ 继续教育分会 │ 思想政治教育分会 │ 后勤管理研究分会
Copyright © 2013 www.cesex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电子教育学会 版权所有 陕ICP备16000581号-1
办公地址: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联系电话:029-88202337